香港最快准开奖结果,香港开奖最报码室开奖结果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上海襄阳北路1号诞生多少脱口秀明星?

发布日期:2022-06-17 18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襄阳北路1号山羊脱口秀酒吧,见证无数脱口秀“演员”的第一次。周一晚上7点,观众从上海各区赶来。门票免费,每次从数千报名者中抽取约50人,能抽中票的人不啻为幸运儿。

  然而,这些演员,实际上就是街头巷尾,生活中工作中,很可能与我们擦身而过的警察、老师、消防员、医生、护士……在今天的上海,各行各样的普通人走上脱口秀舞台,用幽默而朴实的语言讲述在这座城市的奋斗故事。

  襄阳路、巨鹿路一带酒吧、餐厅、网红商店鳞次栉比,相形之下“山羊”朴实无华,一楼墙壁还有尚未清除的涂鸦。4楼被隔成紧凑两间,外间摆着几张黑色小圆桌与椅子,里间是表演空间。消防员陆超、刘长俊坐在角落,笑果文化的编剧正在和他们对稿,当晚是他们面对大众的脱口秀首秀。

  7点半,演出开始,穿着白T恤、牛仔短裤的主持人张慧,笑着恭喜观众抽中门票“见世面”。张慧在微博上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,先讲够1000场,“下周二那期《脱口秀大会》,大家能看到我……在现场鼓掌。”

  略显凝滞的气氛被笑声打破,张慧时而紧扣时下网络流行词,“Yyds是什么”;时而“搭讪”观众。一分钟后,大家都大致认识了当晚坐在第一排的那对父女,父亲是47岁的证券公司从业者,女儿读高二,第一次来看现场脱口秀,这对父女身旁还有两位证券业同行。“别说出单位名字,我们这里不是搞团建。”带动观众热情后,张慧提醒大家降低期望,“这是给新演员的舞台,大家千万不要搭话,以免我们的演员接不上,‘死’在台上。”

  山羊脱口秀从不提前公布演员名单,看演出犹如抽盲盒。当晚第一个上台的演员就让观众们惊喜尖叫,“豆豆!豆豆!”

  胡豆豆从事脱口秀表演近4年,微博粉丝超过10万。当晚演出,他的话题围绕男女性格差异展开,“女人爱问why,男人常讲why not。”他给自己的主打秀巡演也取名为“Why not”,“这个短语很帅,听起来既显得无所谓,又不是完全不在意。”

  第一次在山羊登台,胡豆豆带着小纸条和矿泉水,“看了两次小纸条,忘了喝矿泉水,也许喝水时可以稍微瞄一下纸条,但我没敢。”现在的胡豆豆是游刃有余的舞台老手,今年年初,他完成厦门、深圳、重庆、西安、长沙、杭州、广州主打秀巡演,“主打秀时要稍微排布一下段子逻辑,如果没记住顺序就完蛋了。有一次,我在台上喝了一分钟水,在想哪些段子还没讲。”

  吐提古丽热杰登台同样引发观众热烈掌声。这位长得像演员古力娜扎的新疆姑娘,戴着黑帽子,让自己的容貌看上去平凡一些。2018年她参加笑果噗哧训练营,就此入行。个人成长经历是脱口秀迅速赢得共鸣的利器。吐提古丽热杰从少年时与做兽医的妈妈“斗智斗勇”讲起,说到从新疆来上海发展后,与家人视频连线,沪漂生活引爆全场笑声。

  除了知名演员,“山羊”更多时候为初登台新手搭建舞台:机械专业出身的陆瑶成为金融理财师后调侃股市起落;语文老师小文苦恼于学生们不擅长拼音;戴珍珠项链、穿黑色T恤的天津人小杜,用半真半假的语气介绍自己涂的发际线粉。

  陆超、刘长俊在当晚后半段登场。张慧介绍他们时提到黄俊——交警黄俊因《脱口秀大会4》一鸣惊人,带热观众们对“上海穿制服者”好奇,陆超、刘长俊因此迎来全场最热烈掌声,“现场升温,我们就要开始监督了”,观众们笑得更厉害了。

  笑声中,他们聊起因为当消防员有了职业病,“陪老婆逛街,我们下意识找商场安全出口。”观众“脑补”后笑声越发欢畅,两人顺势总结,“请大家对我们的工作多一些理解,一起为安全保驾护航。”

  脱口秀成为上海舞台演出新潮流。去年年底起,各行各业普通人站上上海笑果脱口秀线下开放麦舞台“山羊”,交警、社区民警、医生讲述在上海的奋斗与生活。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交警黄俊在《脱口秀大会4》大显身手,让“山羊”变得越发热闹。

  2020年底黄浦分局筹备年终汇报演出,邀请笑果文化帮忙策划脱口秀节目,黄俊由此崭露头角。这并非脱口秀首次出现在上海公安系统。2020年9月,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民警反诈主题脱口秀在安义夜巷亮相,笑果文化以合作方形式参与其中。民警登台第一句话,“现在做上门民警,比上门女婿还难”,立刻拉近与观众距离。

  笑果文化创始人之一叶烽表示,“我很开心我们的民警们能够喜欢脱口秀,愿意用脱口秀方式向广大市民进行普法宣传。”

  脱口秀演出的另一种形态——开放麦,让普通人也过了一把上台表演的瘾。叶烽说,脱口秀表演者来自各领域,有金融业白领、精神科医生、生物学家,还有先天身体障碍者。小佳出生时大脑缺氧留下残疾,但他在笑果文化举办的训练营拿下季军。今年5月,一位视力有缺陷的脱口秀爱好者报名并成功入选新一期训练营。“观众们在脱口秀中找到积极向上的能量,比如演员会说:‘这个病多少年之后是有可能治愈的,所以我现在非常担心,如果我的眼睛好了,我就跟普普通通的脱口秀演员一样,没有任何喜剧上的优势。’”

  周一与消防员陆超、刘长俊同台演出的,还有一位周姓护士,她有些紧张,“我不该用真名报名。”上海观众要求严格,不会因为职业优势对表演者有滤镜,“脱口秀要看当天气场、氛围还有个人气势,怂了就不行;脱口秀不是只有本子就行,近距离微表演超难,语气升降快慢和转折都会影响梗的效果,还得时刻观察气氛,现场造梗。”

  来“山羊”开放麦舞台的新演员们大多经过特训。南京大学研究生“寒有余”参加了5月笑果训练营。对普通人来说非常拗口的研究专业“控制科学与工程专业导航制导与控制方向”,是他周一演出的开场白。

  “科研和脱口秀并行,让我的生活过得更松弛。当我在一边遇到困难的时候,我可以弹回去找另外一边,过一阵子发现,这个事情没有那么困难时候再回来。”“寒有余”不讳言,导师反对他说脱口秀,“希望同学转发我演出信息时,能屏蔽一下导师。”

  2019年家人因病去世,促使“蟋蟀”从科技出版社编辑变成保险经纪人,“想让时间和经济都更自由。”同一年,他开始讲脱口秀,艺名取自男生之间的玩笑,“你好帅,不过是蟋蟀的蟀。”

  脱口秀演出,北方人尤其是东北人占有相对优势,仿佛与生俱来的幽默感、口音与表演时的肢体松弛,常让观众忽视幕后功夫。事实上,站上脱口秀舞台的普通人很早就在培养“幽默细胞”,比如从小看冯巩、侯宝林的相声,青少年时代是情景喜剧《我爱我家》《武林外传》和周星驰喜剧电影的忠实爱好者,现在则从各种外国脱口秀专场“取经”。著名喜剧演员Jerry Seinfeld(杰瑞·宋飞)“一个笑线个月”的观点,让脱口秀从业者心有戚戚焉。一位坚持每天给笑果文化投稿的业余创作者说,“我的手机备忘录里有367条段子素材,电脑里有五百多条段子初稿。外出买菜的路上,等着送孩子上学的早晨,准备入睡的深夜...... 不分时间和地点去创作,一遍一遍调整自己的段子。”

  张灏喆在《脱口秀大会4》获得的好评不亚于黄俊。他严格遵循脱口秀创作定律,“观众不了解也不感兴趣的新人,第一轮需要的是让大家记住我的最大特征。”张灏喆没有黄俊的职业优势,作为身高体壮的山东人,他给自己贴标签:我长得像发了福的兵马俑,“光像兵马俑的梗还不够,发福的兵马俑更有笑点。”张灏喆的演出稿也很标准化,一个外形标签后紧接三个冲突情境,逐次递进,在高潮中收尾。从“山羊”开放麦起,张灏喆养成习惯,标出稿子里所有动作、断句和重音,“如果没有准备得很好,我上台就会紧张结巴。”

  像张灏喆那样,经过千锤百炼最后一鸣惊人的演员属于少数。“脱口秀是一个生机勃勃但也很脆弱的行业。”在上海,脱口秀有广泛的市场基础,在“蟋蟀”的家乡南京,脱口秀更多局限于一些爱好者。“蟋蟀”参加过笑果训练营和很多比赛,基本都遗憾落选,看到更年轻的演员崛起,他会怀疑自己,“我三十多岁了,也许人生经验丰富些,但可塑性和活力远不如年轻演员。”

  持续6天的笑果训练营,从早上7点开始。观众们在综艺节目上看到的许多演员以及幕后编剧,通过训练营正式进入脱口秀行业。训练营免费,但入营经过千挑万选。有人怀着必胜的决心而来,而有人则是走一步看一步。

  5月的训练营,年纪最大的郭子讲脱口秀不到一年,“段子效果比在长沙更好一点,但看自己的表演视频,表情跟文本还没有完全协调,和观众的交流感也少一些。”沈阳人邱瑞自嘲永远处在不安中,他干着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,“平时我有点社恐,不怎么和别人说话,也就和身边的演员朋友聊聊写段子。面对摄像机,我会更恐惧,想说的别人都说过了,其他想说的都在段子里了。”

  从事物业管理的史妍讲了三年脱口秀,“没有什么作品,特别失败。”来训练营之前,史妍考虑过告别脱口秀,“当时想,再试试吧,看能不能涨点技术和信心,确实现在涨了点技术,但还是没什么信心。”这么说着,史妍依旧不想放弃,“把每场演出都当作最后一场,而每一次告别演出之后,我又忍不住跟自己说:我很想再试一次。”

  31岁的阿萨在济南国企上班,从在知乎上写段子开始接触脱口秀,4年前第一次登台。他计划辞职来上海讲脱口秀,还没有想好如何与家人沟通,“脱口秀的魅力不光是在于它的艺术价值本身,如果说一开始它只有上层建筑,现在它还有经济基础,整个立体起来了。”

  全职脱口秀演员、编剧来自天南地北各行各业,有播音主持、游戏动画师、杂志编辑、互联网工程师、美妆博主,“最开始时,长辈不知道脱口秀是什么,还得靠和潘长江老师合影证明自己。”如今在上海,他们开拓着越来越辽阔的演艺版图,除了传统的酒吧、livehouse,还在上汽·上海文化广场、1862时尚艺术中心、黄浦剧场、艺海剧院、九棵树(上海)未来艺术中心等剧院演出。9月1日起笑果快闪店在静安大悦城等五家商场同时开业,9月7日—9月12日在黄浦剧场连演6场脱口秀。胡豆豆等知名演员还活跃于直播间、商业活动。

  幕后工作需求量也越来越大,爱奇艺综艺情境秀《姐妹俱乐部》、优酷情景剧《燃烧吧!废柴》都有脱口秀编剧身影,“做脱口秀只能自己一个人扛过去,做情景剧可以大家一起‘死’。”编剧团队有男有女,“两位男编剧的‘女性意识’日趋觉醒,已经让女编剧产生了‘我有什么资格做女性’的怀疑。”

  张灏喆与阿萨曾在济南同一个脱口秀俱乐部演出,他比阿萨更早一步,从教师岗位辞职来到上海发展。走上《脱口秀大会4》前,张灏喆经历训练营、永无止境的比赛、开放麦磨练。尽管做好足够的准备,面对庞大的观众群体,他还在锻炼心理素质,“我知道自己的表演肯定被骂,所以压根没看,没想到下一个选手上台,满屏弹幕飘过,这不比上一个好?”张灏喆暂时卸载了视频网站app。

  “步惊云”和黄俊一样,在“山羊”线下演出时被制作组看中,拿到《脱口秀大会4》直通卡。来自西安的她,脱口秀话题围绕恋爱、婚姻、家庭展开,丈夫是重要“素材灵感”,“我是老公的初恋女友,在一起12年了。一开始,我只想小范围发泄自己对老公的‘负面情绪’,结果一发不可收拾。我婆婆天天问什么时候可以看我的演出。”

  “步惊云”用脱口秀带领大家认识生活的酸甜苦辣,“不管是作为脱口秀演员,还是普通人,我都喜欢真诚又勇敢地活着。”


Power by DedeCms